南狮王 · 霍然均

藏品票 藏品票





霍然均(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老师的工作室有一副对联——“然如雄狮出岭南,均是逸品誉九州”。


2006年石湾陶塑成为传统技艺中第一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石湾陶塑领域动物题材套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讲——就是“小众”的,但霍然均不仅继承发展了传统石湾动物题材技法,还推陈出新将动物题材融入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及情感,一举拿下“南狮王”与“麒麟王”的美誉。


霍然均工作室


一项能够伴随自己一生的工作,必然是兴趣使然。霍然均读小学时候就很喜欢美术创作,他家附近有一家陶艺生产厂,他就利用业余时间会去拾一些报废的石湾公仔(石湾陶塑玩赏,泥土烧成的陶公仔让他对这种艺术有了懵懂的感悟,在这个阶段他便已经开始对石湾陶艺产生了兴趣。

80年代初佛山石湾美术陶瓷厂面向社会招生,本来准备报考美术学院的霍然均遵循自己的志趣决定先考进了陶塑班,在美陶厂内开始进行系统性的陶塑艺术学习,指导老师皆是当时石湾地区的陶塑名家,霍然均在这一时期开始快速系统学习吸取陶塑养分崭露头角。

霍然均老师与新作《梦狮》


“石湾专门进行动物创作的前辈、大师非常之少,厂的动物创作只有二、三位专业前辈,为了传承这项技艺,美陶厂领导从毕业生中选取了几个年轻人打算把我们培养成动物方面的人才,分配到创作室从事动物创作。虽然我个人当时比较喜欢人物创作,但为了传承这项技艺我就开始转型学习动物创作。”

石湾陶塑的动物作品从明末清初的实物判断,当时动物瑞兽类作品的创作更加偏向于写意,从清末到民国不间断有大师涌现,在石湾陶塑所有的艺术作品中,动物题材的创作虽然数量较少,但群众基础相当深厚,越往近代发展风格也越趋向写实。

传统石湾陶塑动物作品会突出其功能性,譬如招财、辟邪,与人物创作相比在技法上有一定的共性,但也有一定的不同,霍然均在创作的过程中坚持强调作品的艺术性,以自身的情感进行创作。

霍然均老师正在创作瑞兽作品


“人和动物沟通的语言并不相通,不象人与人交流更容易产共鸣,创作时就需要更多时间去了解、研究。否则就很难与人进行情感上的共鸣,我就要抓住它的习惯与特征,去赋予它感情”。

近40年陶艺生涯里,霍然均不断提升自身对动物题材的把控力,不仅在广州美术学院进行系统提升学习还进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进修深造,对现实生活存在的动物,霍然均通过仔细观察动物本体把控细节,但对虚幻存在的吉祥瑞兽,霍然均一直都在思考如何进行创作上的突破。

“我一直都想突破石湾传统狮子、麒麟类瑞兽的造型及风格,这个问题想了很多年,全国各地都有瑞兽的造型与书籍记载,这类型的作品还要承担人们对生活、学习、工作的美好愿望,将这些与艺术性的结合就很不容易。”

霍然均老师与乐融融(素胎版)


让霍然均拿下“南狮王”称号的是一件名为《乐融融》的南狮作品,霍然均打破石湾传统南狮造型重新进行群狮构图,作品最大的难点在于构图及主体狮王脚下的镂空绣球,重心如果处理不当,狮子本身的重量会将还未烧制的空心绣球压扁变形令作品倒塌,对此霍然均利用力学原理实验了多次才解决了这个致命问题。

2005年《乐融融》获得首届广东省艺术大师评选作品“金奖”及43届国际陶艺大赛优秀奖,这在石湾还是第一次有瑞狮类题材作品拿到这么高的奖项荣誉,在业内引起极大轰动,“南狮王”的称号也在行业之内传播开来,霍然均《乐融融》的群狮不仅使用了石湾传统的胎毛技法,还匠心独运的运用“搓毛法”,让狮子的毛发看起来更为灵动飘逸,配合醒狮动作展现了一群吉祥瑞兽和谐共处其乐融融的神奇景象。

2019年12月,《乐融融》作为第一批陶塑类非遗作品,被非遗创产藏品票平台收录。

《乐融融》藏品票


“有些作品要做得像,但是有些作品不一定要像,像只是一个最基础的表现,不像的东西可能也能有很高的艺术性,追求形式不同而已。
如果我们一定要追求像,那也要去追求它的神,神非常重要。”

霍然均认为:石湾陶艺根植于民间,它是民间一个极具特色的陶塑工艺,表现的题材都是历代老百姓最喜欢、最喜闻乐见的题材,也是生活化的一些题材,石湾陶塑不同于一些高大上的艺术表现形式,是真正根植于群众生活的一种艺术。

但这种艺术想要走得更远,离不开每个时代艺术大师们的创新。霍然均除了传统瑞兽题材的突破外,在其它动物、壁挂等系列也进行一系探索创新,取得成功,如《依恋》、《雄风》、《旗开得胜》、《丰收在望》、《踏雪寻梅》等等,有的被国内外国家级博物馆、北京人民大会堂收藏,有的在全国陶艺大赛评比中获金奖。

霍然均动物作品


2019年年底,霍然均与儿子霍嘉俊共同创作推出《火鼠》新年生肖吉祥物,这件作品不仅有父子之间的寄托传承,更在生肖表现上开创了石湾陶塑界的先河,运用了DIy贴纸形式及开发衍生品,从极度写实到浪漫幻想的转换,源自霍嘉俊对《山海经》异兽火鼠的想象感悟,火鼠所在的这套《山海异兽》系列图案曾获德国国际设计大奖——红点奖。

这件作品的推出让市场看到了传统石湾陶塑的另外一种生命力,这是一种更为现代的力量。

“传统与现代一起共存,能够让我们石湾陶市场更大,年轻人的思维能够跟得上潮流,对我们这些从事几十年的作者来讲可以给我们更多的灵感启示,让我们知道更多思考进行创新,我们只有不断创新更多更好的作品才能让我们更多的收藏爱好者喜欢,受众面更广泛,传承好我们的国家非遗文化石湾陶塑。”

编者案:
霍然均老师在动物题材创作领域是不可不提的一大高峰,在佛山石湾陶塑领域,人物陶塑与动物陶塑并峙,且动物题材更难表现作者对现实与艺术的思考,但在如同动物博物馆的“陶器时代”工作室里,各样生动活泼的奇珍异兽如同活物,感受非比寻常。



推荐